当前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中外父母在培养孩子独立性方面的对比

发布日期: 2017-03-14 08:35:15 点击次数:98

    曾经有一个朋友给我讲过这样一个经历:他去八达岭长城游览,在入口处遇到一位外国妇女带着三个孩子也来游长城,这三个孩子中有两个跟着母亲走,还有一个大约两岁躺在婴儿车上睡着了。母亲要去买票,于是她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对检票员说是否可以把孩子放在那儿,得到许可后,转身就去买票。过了一段时间,母亲还没有回来,睡在车上的孩子醒了,他看见母亲不在,并没有哭,也没有害怕,而是把盖在身上的东西拿开,在旁边人的帮助下,从婴儿车里站了出来,还与另外两个孩子玩了起来,丝毫没有对母亲的依赖。

    这个真实的故事使我不由得产生了感慨,联想到中国的父母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会怎样处理。这位外国妇女没有对孩子过分的担心、过分的保护,所以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孩子也会自己独立对待,而不是惊慌失措,大哭大闹。

    一位中国学者曾去美国访问,深切感受到美国父母非常注重培养孩子的独立生活能力和动手能力。一天,他的邻居过来兴奋地告诉他,她两岁的儿子卡瑞会用剪刀了,还会抹胶水了。这位学者过去一看,发现床单被剪了好几个洞,胶水也被抹得到处都是,但是这位母亲并没有心疼,也没有因此责怪孩子,而是称赞孩子的敢于独立尝试的勇气,然后再告诉孩子怎样合理地使用剪刀和胶水。两岁的小卡瑞已经会自己洗澡了,母亲帮他把热水给兑好,把衣服脱掉,卡瑞自己爬到澡盆里,玩了一会儿,就自己往身上抹肥皂,问他用不用帮忙,他认真地摇了摇头,说“不用”。抹完肥皂,又用毛巾擦,最后用水擦干净,爬出了澡盆。

    一个只有两岁的孩子竟然如此熟练而迅速地洗完澡,都是由于父母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有意识地培养孩子独立生活的能力,因为虽然孩子现在还弱小,但是总归有一天要离开父母,独立地在社会上闯荡、生活,所以独立性这种将来的立身之本需要从小培养。美国父母对孩子关怀的也是无微不至的,这可以从他们为孩子设计的各种精巧的玩具中体现出来,但是他们决不代替孩子做他们自己可以做的事情。通常美国孩子大约一岁半就自己吃饭,一把专用的高背靠椅,一个大餐巾,孩子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吃少了就说明孩子不饿,大人不用再管,更不用追着喂。

    与之相比较,许多中国父母则对孩子过分的保护、过分的干涉。在中小学校的校门口总可以看到一群群父母等在校门口接孩子放学。即使到了大学,也有很多父母不惜路途遥远来学校送孩子,每到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大学校园里都会人数突增,其中就有不少是送新生开学的家长。这种父母教育出来的孩子往往生活自理能力很差,衣服洗不干净,不知道如何来收拾床铺。在学习和生活中遇到不顺心的事或者遇到困难的时候,自己就会不知所措,不会自己想办法解决,而是向父母求援或是自叹自怜。

    我们曾进行了一项国家自然基金课题,在经父母同意之后,到孩子家里对孩子和父母的交往活动进行录像观察。其中,我们带去一套拼图玩具,要求孩子用所给的图形拼出我们所给的图片。这个任务对孩子来说,有一定难度。不同的家长表现得有很大差异。有的家长在旁边旁观,要求孩子独立完成,只有在孩子实在有困难的时候,才给予引导性的帮助;而有的家长在实验员给出任务之后,就在旁边提醒,当孩子一遇到困难,马上就代替孩子拼,以致于有的孩子干脆自己不动脑筋,完全让父母替自己拼。当然这是一项追踪研究,这些孩子才刚刚上小学,还没有对这些孩子以后的发展情况进行研究考察,所以也无法得出很确定的因果关系的结论,但是我们可以这个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过于干涉训导孩子的方式会使孩子产生自卑感或自我怀疑,并丧失自我探索的进取精神,变得被动,而引导式的教育使孩子既得到所需的知识,又增强了自信心,有一种健康的求知心理。

    孩子刚出生时,由于其生理发展特别是大脑的结构和功能还不成熟,因而是一个无知无能的依赖性极强的个体。随着生理结构和功能不断完善和成熟,儿童的应付和处理事情的能力也不断增强。从2、3岁开始,儿童的独立意识开始萌芽,这时候孩子经常会说“我自己做”。比如,父母正在包饺子,孩子说,我也想包,这时候家长可能就会认为孩子小,干不好,于是嫌麻烦不让孩子干,这样对孩子要求独立的积极性是一种挫伤。

    到了青春期,儿童的生理和心理的成熟水平又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他们的自我意识开始萌芽,也就是开始关注自己,评价自己。又由于身体的发育和能力的增强,他们开始形成“成人感”和“独立感” 。这个时候,他们开始从以前对父母的心理上的依赖过渡到开始反抗成人的过多保护,所以在心理学上又把这个时期称为“心理断乳期” 。这个时期的青少年经常体验到各种矛盾冲突,如:一方面想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但另一方面由于自己各种能力的不足与不完善,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依赖父母。这一时期的具体表现是不愿与父母同行外出,许多事情不愿与父母商量,常常为小事与家长顶撞争执,不再把父母和老师当作绝对的权威,开始寻求伙伴朋友关系,扩大社会交往等。这些都是正常的心理特征,它是以自我意识为中心的个体化心理发展的标志,有助于青少年自我意识、独立人格的发展和完善,更好地适应人际关系和社会生活。心理断乳不是突变的过程,而是青少年对父母的关系从依赖到独立的较长的变化过程。由于这一时期,青少年心理的负责性和矛盾性,很容易出现问题。对他们进行教育,应充分了解这时期青少年的心理特点,尊重他们的独立需要,还要给予积极的引导。